2周前 (10-09)  世间百态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母亲节,再看这10篇关于母亲的文章,潸然泪下

古代励志格言。

生日贺卡。

文/席慕蓉

所以可能这就是我妈把这张粗糙的生日卡收藏好的最大原因吧。因为,这些年,我只给了她一个。这些年来,我只会向她要更多的爱和关心,向她要更多的证据,希望从这些证据中,我能证明她爱我。

那我呢。但是我十四岁的时候只给了她一张甜蜜的卡片。然而,她相信了我,小心翼翼地收集起来,因为也许这是她能从我这里得到的唯一证据。

那一刻,我才发现,世界上所有的妈妈都是那么的容易上当,那么的知足!那一刻,我忍不住哭了。

妈妈。

文字/莫言

我出生在山东省高密县一个偏远落后的村庄。五岁那年,是中国历史上的艰难时期。人生留给我的第一个记忆,就是妈妈坐在一棵开着白花的梨树下,用紫色的洗衣棒在白色的石头上打野菜。绿色的汁液流到地上,溅到妈妈的胸口,空气中弥漫着野菜汁的苦味。用木棍敲打野菜发出的声音沉闷潮湿,让我的心一阵阵的收缩。

这是一幅有声有色有味的画,是我人生记忆的起点,也是我文学道路的起点。我用耳朵、鼻子、眼睛和身体去把握生活和感受事物。储存在脑海里的记忆,都是有声音、有颜色、有气味、有形状的立体记忆。这种感受生活、记忆事物的方式,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我小说的特色和特点。在这张记忆图片中让我更难忘的是,我那哭丧着脸的妈妈在努力工作的时候嘴里哼着小曲儿!

我妈妈从来没有读过书,她不认识字。很难描述她一生中遭受的所有苦难。战争、饥饿、疾病,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她生存,又是什么样的力量让她在饥寒交迫的时候放声歌唱?有一段时间,村里有几个女人自杀了,我莫名其妙地感到一种巨大的恐惧。那是我们家最困难的时候,我一直担心妈妈会濒临死亡。每当我下班回来,一进门就会大喊大叫。只有听到妈妈的回答,我才觉得有块石头掉到了地上。有一次我下班回来,妈妈没有回应我的哭诉。我觉得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,我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。这时,妈妈从外面进来了。她对我很不满意。她认为一个人,尤其是男人,不应该随便哭。她问我为什么哭。我不敢向她表达我的关心。我妈妈明白我的意思,她对我说:我的孩子,别担心,我不会走的,直到可怕的尖叫!

虽然妈妈的话不高,但我突然获得了安全感和对未来的希望。这是一位母亲对她忧心忡忡的儿子做出的庄严承诺。活着,不管有多难!现在,虽然妈妈被阎王爷叫去了,但她在苦难面前挣扎求生的勇气,会一直陪伴着我,激励着我。

我妈妈。

文/沈从文

我妈妈姓黄。在她很小的时候,她和我叔叔一起出去住在军营里。她看了很多东西,读的书比我父亲多一点。黄祖鹤庆是当地最早的进贡学生。他保留文庙为书院山长,也是当地唯一的学者。所以,我妈很小的时候就读书认字,懂药,会拍照。我叔叔是一个有新思想的人。这个县的第一家照相馆是他叔叔经营的,第一家邮局也是他叔叔经营的。

我的兄弟姐妹们最初的教育都是由这位矮小、机敏、勇敢和有常识的母亲承担的。我从母亲那里得到了很多教育,她告诉我要读书,要知道药物的名称,要做决定——做一个男人不可或缺的决定。我的气度受父亲影响较小,受母亲影响较大。

我妈妈。

文/胡适

每天天刚亮,妈妈就把我叫醒,叫我穿上衣服,坐起来。我不知道她醒着坐了多久。看到我醒了,她告诉我昨天做错了什么,说错了什么,让我承认错误,好好学习。有时她告诉我她父亲的所有好处,她说:“你总是要踏上你父亲的脚步。我一辈子只认识这个完美的人,你要向他学习,不要失去他的股份。”当她谈到悲伤的地方时,她经常流泪。

到天大明时,她才把我的衣服穿好,催我去上早学。学堂门上的锁匙放在先生家里;我先到学堂门口一望,便跑到先生家里去敲门。先生家里有人把锁匙从门缝里递出来,

潸然泪下,母亲节重读十篇关于母亲的文章她直到天亮才穿上我的衣服,催促我早点去上学。学校门上的钥匙在先生家里;我先看了看校门,然后跑到老公家敲门。先生,家里有人把钥匙递出了门。

我拿了跑回去,开了门,坐下念生书。十天之中,总有八九天我是第一个去开学堂门的。等到先生来了,我背了生书,才回家吃早饭。

我妈妈对我管教最严。她是一个慈爱的母亲和严厉的父亲。但是她从来不在别人面前骂我或者打我。我做错了什么。她只看着我。我看到她严厉的眼神,很害怕。直到第二天早上我醒来,她才教我。晚上安静的时候,她会关上门,先骂我,然后惩罚我,或者跪下来或者扭我的肉。不管处罚有多重,我都不许哭。她没有教儿子发泄怒气,让别人听。

回忆我的母亲。

正文/杨澜

我妈妈很诚实,从不急功近利。如果被欺负,她往往没有感觉,事后才意识到“哦,她在笑我”或者“哦,他在骂我”。但她从不在乎,很快就忘记了。她心胸宽广,不在乎过去的错误,所以她可以和任何人相处得很好,一生中从来没有朋友。

妈妈不笨,但她很聪明。她出生在一个富裕的企业,她的家人也请她丈夫教阅读。她不仅能看新老小说,还擅长女红。我出生时,父亲给她买了一台著名的缝纫机。她买了布,自己剪,自己缝,用缝纫机缝,很快就做了一套衣服。缝纫后,我妈妈经常喜欢看小说,比如《白裘斯》,这让她笑了。读新小说也能了解各种作家的风格。比如看完苏梅的《棘心》和《青天》,她对我说:“她是怎么学会苏的《青天》曲调的?”我说:“苏梅就是苏!”读完冰心的作品,她说自己是著名的女作家,但不如别人。我觉得都合适。

我妈每天晚上都记账,有时候记不清钱是怎么花的,我爸就拿着笔写“乱算账”,不让她费心。但据我爸说,我妈每个月都给无锡人家寄,她这辈子一天都没错过。这并不容易,因为她是一个忙碌的人,每天都忙到一个人生活。我家经常从上海搬到苏州,苏州搬到杭州,杭州搬到北京,北京搬到上海,因为我父亲的工作不固定。

我父亲厌倦了这种工作,改行当了律师。作为一名律师,他必须有一家公司,所以他买了一栋又大又旧的房子。妈妈当然更忙。接下来,日本侵略者侵略中国的时候,我妈和我爸一起到乡下避难。我妈妈得了重疾,负担不起。我们的母亲从此离开了。

想妈妈了,突然想为什么不写一首《忆妈妈》?我没有父亲,没有母亲,没有兄弟姐妹。我一个人在灯下,写下这段记忆后,依然一遍又一遍地回忆。

我妈妈。

文字/丰子恺

我十七岁离开母亲,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读书。我走的时候,妈妈的眼睛给了我严肃的光芒,告诫我待人接物,好好学习,站在路上。争吵中露出了慈爱的笑容,照顾到了我日常生活和饮食的所有细节。她给我准备了学费,收拾好行李,给我做了一罐猪油炒米粉,放在我的网篮里。她给我做了一个小接线板,上面放了两根引线,放在我的盒子里,然后把我送出去了。放假回来,一进店里,就看到妈妈坐在西北角的八仙的椅子上。她带着慈爱的微笑欢迎我回家。她询问我的学习情况,眼睛里闪烁着严肃的光芒。晚上,她亲自去厨房煮了一些喜欢的蔬菜给我吃。在灯下,她询问我的学校生活,鼓励、教导或责备我。

22岁毕业后,我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服役。我不能呆在母亲的膝盖上,但我在假期回到了我的省份。每次回到家,还是会看到妈妈坐在西北角的椅子上,眼里带着严肃的红晕,争吵中带着慈爱的微笑。她像一个好老师一样款待我,像一个好老师一样教导我。

30岁那年,我辞掉工作回家,读书写字为妈妈服务。我妈还是每天坐在西北角的八仙椅上,眼睛里闪着严肃,口角露出慈爱的笑容。只是她的头发逐渐从灰色变成了银白色。

我三十三岁时,母亲去世了。我妈妈不再坐在我老房子西角的八仙椅上了。但是,每次看到这把椅子,脑海里一定浮现出母亲坐着的形象——眼里有严肃的红晕,争吵中有慈爱的微笑。她同时是我的母亲和父亲。她教我,把我培养成一个严厉的父亲和慈爱的母亲。我出生到三十三岁。不,直到现在。陶渊明诗云:“闻长者之言,藏耳不喜。”我也犯了这个错误;我曾经接受过母亲所有的好意,但我不会接受她所有的指示。所以每次在想象中看着妈妈坐着的画像,我都很感激她在争吵中露出的慈爱的笑容,也很害怕她眼中严肃的光彩。这份光彩每一次都给我深深的警惕和强烈的鼓励。

我妈妈。

文字/老舍

阿姨经常发脾气。她只在鸡蛋里找骨头。她是我家的恶魔。她直到我上中学才死,但我没有看到我妈反抗。“还没生婆婆的气,还不受嫂子的影响?生活就是这样!”妈妈只是在不足以向别人解释的时候才这么说。是的,是命中注定的。母亲活到老,穷到老,辛苦到老,这就是她的全部生活。她将遭受最大的痛苦。她在帮助亲戚朋友和邻居时总是跑在前面:她给婴儿洗三次澡——穷朋友可以省下一笔钱“问奶奶”——她会刮胡子,她会给孩子剃光头,她会对年轻女性露齿一笑...无论她能做什么,她都会付出她需要的一切。

但是吵架和打架,从来没有她。她宁愿受苦也不愿烦恼。姨妈去世时,母亲似乎一路哭诉着所有的委屈,一直到墓地。一个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侄子主张继承权,于是他的母亲保持沉默,教他搬走那些破桌子和板凳,还给他一只阿姨养的肥母鸡。

然而,母亲并不软弱。庚子年,母亲去世。联军进入这座城市,挨家挨户搜查财产、鸡鸭。我们被搜查了两次。母亲带着弟弟和三姐坐在墙脚,等着魔鬼进门,街门开着。“恶魔”进门时,用刺刀将老黄狗刺死,然后进屋搜查。他们走后,我妈妈提起行李箱找到了我。如果盒子不是空的,我早就被踩死了。我跑了,我丈夫死了,魔鬼来了,城市里充满了血腥的火焰,但我的母亲并不害怕。饥荒中,她不得不在刺刀下保护她的孩子。北平发生了多少事故?有时发生兵变,整条街都烧光了,火落在我们的院子里。有时在内战中,城门关闭,商店关门,昼夜鸣枪。这种恐慌,这种紧张,再加上对一个家庭饮食的规划和对孩子安全的担忧,一个虚弱的老寡妇能承受吗?但是,在这样的时候,妈妈的心是横的,她不慌张,不哭泣,所以她要从虚无中寻找出路。她的眼泪会掉进她的心里!这种软硬兼施的性格也遗传给了我。

我对所有的人和事都采取平和的态度,把损失当成理所当然。然而,作为一个人,我有一定的目的和基本规则,我可以做任何事情,但不能超过我画的界限。我害怕遇见陌生人,做家务,出现在我面前。但是当我必须去的时候,我不敢去,就像我妈妈一样。从私塾到小学再到中学,我经历了至少20位老师,有些对我影响很大,有些完全没有影响。但我真正的老师,传承了我的性格,是我的母亲。我妈妈不识字。她给了我生命教育。

敬母亲。

文/贾平凹

我妈妈很担心我。她不觉得自己死了,但我觉得我妈还在,尤其是我静静地待在家里的时候。这种感觉很强烈。我在写的时候,突然听到妈妈在叫我,很真实。当我听到呼唤时,我习惯把头转向右边。从前,我妈妈坐在右边房间的床边。当我在书桌前写作时,她停止了行走或制造任何噪音。相反,她看了我很久。她想打电话给我,然后说:“你能写完世界上的单词吗?出去转转?”。

现在,每次听到妈妈叫我,我就放下笔走进那个房间,以为妈妈是从迪化来Xi安的?房间里当然什么都没有,但是我得站半天,跟自己说妈妈来了,出去大街上给我买我最喜欢的青辣椒和萝卜。也许是她在逗我,故意藏在她挂在墙上的画里,所以我在画前的香炉里放了香,说:我不累。

秋天的记忆。

文/史铁生

双腿瘫痪后,我的脾气变得暴躁起来。望着窗外从天空返回北方的严阵,我会突然打碎面前的玻璃。听着李谷一甜美的歌声,我会将手边的东西用力摔向四周的墙壁。这一刻,妈妈会悄悄躲出去,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听我的动静。当一切又恢复平静时,她悄悄地走了进来,眼睛红红的,看着我。“听说北海的花都开了,就推你去散散步。”她总是这么说。妈妈喜欢花,但自从我的腿瘫痪后,她帮助的花就死了。“不,我不去!”我用力打这两条可恶的腿,喊道:“我在干什么?”妈妈走过来抓住我的手,忍住哭声说:“我和妈妈在一起,好好生活,好好生活……”但我从来不知道她的病已经到了那个阶段。后来姐姐告诉我,她经常因为肝疼整夜睡不着。

那天我又一个人坐在屋里,看着窗外落叶。母亲走进来,站在窗前。“北海的菊花开了。我推你去看看。”她憔悴的脸上显出恳求的神色。“什么时候?”“明天,如果你愿意的话?”她说。我的回答已经让她喜出望外了。“嗯,明天。”我说。她高兴地坐了一会儿,站了一会儿:“那就赶紧准备吧。”“哦,你无聊吗?几步,没什么好准备的!”她笑了笑,在我身边坐下,说:“看完菊花,我们去‘仿膳’。你小时候最喜欢豌豆黄。还记得我带你去北海的那次吗?你说杨淑华是一只毛毛虫,跑着,用一只脚踩死一只……”她突然不说话了。她对“跑”和“踩”之类的词比我更敏感。她又悄悄地出去了。

她出去了,再也没有回来。

邻居把她抱上车时,她还在吐血。我没想到她病得这么厉害。看着三轮车远去,我从没想过这是永远的告别。当邻居家的男孩背着我去看她时,她呼吸困难,就像她一生中艰难的生活一样。有人告诉我,她晕过去前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我生病的儿子和我未成年的女儿……”

又到秋天了,姐姐推我去北海看菊花。黄花飘逸,白花高洁,紫花温深,溅起水花,秋风灿烂。我知道我妈妈没说什么。我姐姐也理解。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我们应该好好生活...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碧影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bxlianfu.com/536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